杂食的糖分

【轩策】归期

一个小番外
一个上个月就该写好却因为考试考试和考试被耽误了的番外QAQ


吴羽策接到李轩电话的时候已经过了安检,正在机场的免税店门口犹豫要不要进去。外出交流开会被主任拉去说是撑门面。吴羽策对出差十二分的不愿意抵不过回来以后小假期的诱惑。然而此时此刻站在机场,想起来值机的时候前面的小情侣为了座位闹别扭,挡在柜台前面迟迟不走,吴羽策还是后悔答应来。他倒是挨着窗户坐了,可是男朋友不在旁边。

李轩打电话不外乎就是让他检查一下东西有没有带齐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别太累。留守人员回到家发现吴医生临出门忘记拿冰箱里准备好的水果和酸奶,想了想大清早吴羽策坐在副驾一路睡到机场的样子,还是不放心地打了个电话。

主任在登机口捧着平板看小报新闻,吴羽策觉得无聊,慢吞吞在机场溜达。李轩前面的话听了个七七八八,最后那句“我的小祖宗你别老吃泡面”倒是声声入耳。
“知道了啊。你到家了?”
“是啊。”
“好好看家。”
“是,主人。”
“瞎说什么呢啊谁是你主人。”吴羽策压低声音藏不住笑意。
“我爱你,阿策。”
“嗯乖,等我回来。”

李轩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觉得很新奇。以前每次走都是自己说,一般来讲吴羽策不是在做手术就是在门诊,一两个小时才收到回复也是常有的事。从机场回来开门的一瞬间,家里安静得有些陌生。李轩终于知道原来等一个人是这种感觉。你知道他会回来。你知道他会在哪一天哪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可是仅仅是等待他这件事,就已经让人觉得孤独而漫长了。想现在就见到他。明明才刚分开。

挂断电话吴羽策还是进了免税店挑了一瓶李轩喜欢的香水。上次两个人太不小心把一整瓶碰倒打翻在地上,混着情欲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此时此刻再闻到这个熟悉的味道,吴羽策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个被压在书柜上和地板上做到嗓子都喊哑了的夜晚。原因?吴羽策耳尖微微泛红,拿着香水去付钱。李轩派遣结束刚回国,大半年的时间没见面。

隔着大半个地球谈恋爱不是件容易的事,虽然两个人对此并不陌生,也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一两天还可以,一两个月就有点愁了。李轩一开始还能算算时差,在吴羽策睡觉的时候看看新闻了解下国家大事。后来新闻也不看了,把手机里面光明正大拍的,未经本人允许拍的和本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拍了的吴羽策的照片都扒拉出来,一天换个壁纸,下手术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吃饭。再后来,李轩也不知道自己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他开始给吴羽策寄明信片。邮戳换了一个又一个,收信人地址一直都不变。
吴羽策自己在家也好不到哪儿去。天天回家第一件事楼下报箱打开看有没有明信片。那些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国家突然出现在他的生活里。吴羽策晚上睡觉抱着李轩的被子感觉不到一点温度。但还是想被他的气息包围。后来他的气息都没有了。打开门的时候家里冷冷清清,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一个人住在这里。
即使抓紧一切可以发消息打电话的机会,即使是每天出现在手机中的食谱和晚安,也没有办法减轻一丝一毫的想念。

所幸最后李轩还是会一如从前,拖着大箱子满脸胡子茬地走向他。

这次轮到吴羽策出门在外,新鲜感好像让一切变得都不一样。开会连同在路上的时间一共也没几天。吴羽策每天整理材料跟着主任到处跑,偶尔观摩个手术学习,转眼就要回去了。下飞机的时候还一片艳阳高照,临走偏偏开始下雨。吴羽策在酒店收拾东西,看窗外天慢慢变暗,不一会儿雨点就打在窗户玻璃上。他走到窗边,发现雨还真不小。刚跟李轩通完电话,李师傅打算做好晚饭去机场接自己回家。这下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得成。吴羽策要回家了的那点小兴奋被大雨淋了个干干净净。想念突然从四面八方袭卷而来。

原来分别这种事,从来都不会不一样。

想见到你。开心的时候,难过的时候,都想见到你。想跟你躺在大床上拉着厚厚的窗帘睡午觉,想跟你窝在客厅看电影。这些本来早已习以为常的事因为距离而变得遥不可及。吴羽策看着外面的大雨,路上躲雨奔跑的人,溅起水花的车流,想起来那个被李轩紧紧拥抱的下雨天,一切的开始。
想回家,想抱抱你。现在,立刻,马上。

他们总是在道别。在机场,在医院,在这两个眼泪最多的地方。以后一定也还是这样。无论经历多少次都习惯不了。可是这些相隔万里的日子又使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变得更加珍贵。会舍不得吵架舍不得闹别扭,会想要每分每秒都紧紧握住身旁人的手。

天会晴,雨会停。就像无论被分开多少次,都一定会再相见。


END

评论(8)
热度(48)

© 碳水化合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