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的糖分

【轩策】万里晴空

有一点点林方

0.
“登机了。”吴羽策看着登机口一点点变远,突然觉得自己是在做一场梦。但是很快,手机的震动把他拉回现实。
“好。阿策机场见。”

像是一段很长的旅程,马上就要来到终点。飞机起飞的瞬间,心却落地。

1.
吴羽策自认为不是一个纠结的人。凡事里里外外都能想的清楚,该争取的绝不手软,该放下的也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大学的时候谈了个女朋友,两个月被分手。那时候李轩好说歹说把这个人叫出来喝酒,问他哪儿得罪妹子了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吴羽策坐在小居酒屋里,觉得李轩离的太近了。头一歪靠在李轩肩膀上,看着手里的小酒杯,说了句没有。李轩觉得这人怎么看怎么不对劲。院草这么干净利落被人甩了,不应该啊。吴羽策的呼吸声就在耳边,李轩僵着半边身体不敢动,觉得自己脸上一阵发热。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倒也不尴尬。
“你呀”,李轩还是忍不住揉了揉吴羽策的头。“就是对谁都一样。喜欢的不喜欢的,也不见你有什么差别。”
瞎说。吴羽策没理他,心里骂了句。早晨冒着热气的小笼包,生理期暖水杯里的红糖水,周末图书馆光线最好的位置。能想到的都想到了,能做的也都做了,还想让我怎么样。吴羽策闭上眼睛,想不通自己到底错在哪里。这个问题无解。

后来吴羽策倒是自己想明白了。之所以之前可以这么潇洒放妹子走,说白了还是不够喜欢。李轩那时候说的话对一半。吴羽策觉得这个人很神奇,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有的时候意外的敏感。身边大部分人对于吴羽策来说都一样。属于懒得管的范围。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妨碍我就行。所以大家也都乐意跟他做朋友。表面看上去冷冰冰的,其实包容心还挺强。但是后面那一半李轩没说对。喜欢的不喜欢的,那差太多了。喜怒哀乐都是这个人,做什么事不是我应该去做,而是脑子还没想好呢,身体就动了。冲动而又情绪化。和前女友分手的时候是个下雨天。他撑着伞站在雨里听面前的女孩子说分手吧,大脑当机了一会儿。等他想好该说点什么的时候,女孩子转身走了。

大学毕业以后他跟李轩去两个不同的国家念研究生,李轩临走他开车送的。早上天阴沉沉的,半路上开始下雨。到了国际出发的门口,李轩包里有把伞,跟吴羽策说你车里坐着吧外面雨大,我自己拿了箱子就走。吴羽策熄火拉手刹,嗯了一声。李轩前脚下车撑开伞,后脚就看见吴羽策从驾驶座上下来,淋着雨帮他拿后备箱的行李。“唉我的祖宗”,李轩赶紧跑过去给他挡雨,眼看着吴羽策T恤就要湿透了。
“你自己撑好伞,我送你进去。”吴羽策推着箱子就要进机场。“别了别了这儿不让停车我自己进去就行。”李轩赶紧背好包去接吴羽策手里的箱子。
“不要。我要看你过海关。”

李轩拽着吴羽策的胳膊一把抱住往前走的人,从他手里拿过自己的箱子,凑在吴羽策耳边说了一句回去吧,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吴羽策楞在原地,看着李轩背影渐渐消失。

2.
李轩其人,仪表堂堂。跟吴羽策一个家属院长大,从小就是孩子王。一开始吴羽策挺不愿意搭理他,奈何上学一起走是他,回家一起打球也是他。后来吴羽策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高中没少一起翘晚自习回家吃夜宵。那个时候吴妈妈什么吃的东西都是做两份。李轩爸妈工作忙,吴羽策爸妈倒是乐得看儿子带朋友回家。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李轩叹了口气,说吃不到阿姨煮的粥了。吴羽策凑过去看了一眼说你这第一志愿悬啊,赶紧跟我一起报X大吧。李轩一边说着去去去你咒谁呢一边琢磨要不要改志愿。
后来他确实是没录第一志愿,跟吴羽策一起去了X大。学校分数线出来的时候吴羽策突然觉得自己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悬着的心放下来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这个皆大欢喜的高三。在此之前的某个晚上他做梦梦见自己去火车站送李轩。李轩拿着录取通知书笑着跟他说你咒我也没用我录了,吴羽策低着头小声问他以后没人给他煮粥怎么办。李轩过了安检,隔着玻璃跟吴羽策挥手,比着口型跟他说等我回来。吴羽策眼泪就下来了。他醒了以后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并没有真的哭出来。但是梦里的场景太过于深刻,吴羽策一闭上眼睛就能回想起来那个瞬间,他觉得自己要失去什么了,无助又绝望。
所幸这个场景推迟了四年才出现。反正淋着雨,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眼泪。

3.
跟李轩一起踏进大学校门的时候吴羽策觉得这四年时间好长。校门口是一条主干道,一到早高峰和晚高峰就堵成一片。他跟李轩从超市回来,觉得这条路好像永远也走不到头。那个时候大家都有无限的精力。不同专业的两个人偶尔也会到对方寝室去坐坐。再加上李轩偶然看到吴羽策几个室友在玩游戏,当下加了好友时不时出来撸个串喝个酒开个黑。李轩和吴羽策一起玩的时间长了还搞了个组合。学校附近有家网吧叫虚空,去的多了里面的人也就熟了。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吴羽策本人和他在游戏里一样是个大胸妹子,后来一问id才发现啧居然是化院院草。每到毕业季虚空都会有告别赛。大家打完一起吃顿饭,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吴羽策被李轩拉着参加了四年的网吧散伙饭,看着人来人往,觉得自己可能是撞大运了才会一直有李轩在身边。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样的情景下跟李轩说再见。用室友李迅的话说,没什么能把你和轩哥分开,除非你自己作。李迅毕业临走还说了一句话,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你心里清楚,趁着还有得选赶紧缩回来你的手。吴羽策问他有这么明显么,李迅说藏不住的,你当轩哥傻啊。真不愧是本院第一轩吹,吴羽策送走他的时候感叹了一下大家为什么都一副很了解李轩的样子。

明明自己都不觉得了解他。刚谈恋爱的时候拉着李轩出去喝酒,李轩说你干嘛,庆祝最后一个单身之夜啊?吴羽策把人从实验室拽出来说哪儿跟哪儿啊就是想跟你吃饭。李轩笑着问他妹子不吃醋么,吴羽策一头雾水觉得李轩是不是做实验把脑子电了。后来李轩就目睹了吴羽策从被追到谈恋爱到被分手的全过程。看着吴羽策迷迷糊糊起床给妹子买早饭,小心翼翼地回消息,陪妹子逛街或是上自习。吴羽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被甩的时候李轩觉得自己可能是知道原因的。在他看来,吴羽策做这些事就好像他应该去做一样。因为是男朋友,所以我要对你温柔一点,在你需要我的时候陪你,哄你开心。就好像以前做实验,因为要蒸发提纯,所以点了酒精灯还加了个石棉网。
可是喜欢一个人,是很冲动的,很难静下心去想应该做什么的。甚至自己越界了都会有所不知,还自欺欺人以为装的很好。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抱着蒸发提纯的目的,不小心炸了实验室。
妹子一直都处在不确定当中。不确定吴羽策想要什么,不确定吴羽策需不需要她,甚至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当她看到吴羽策和李轩聊天的时候,她在想,自己能不能也让他露出这样的笑容呢。

4.
吴羽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喜欢李轩这件事是在申请研究生项目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那个梦,突然确确实实地感觉到他们要分开了这件事。没有梦里的无助和绝望,只是像生活里缺了点什么。他们一起准备申请材料,一起考语言,最后一前一后拿到了自己心仪的offer。那时候两个人都在做毕设,吴羽策做实验一呆就是一晚上。李轩五点半从实验室出来,买好晚饭给自己发小送过去,两个人坐在楼道里一起感叹毕业真难。李轩后来跟他说,一辈子都忘不了他们化工楼里那个味儿。吴羽策说你们上次把电机烧了冒那个烟也挺厉害的啊。李轩一脸快别提了的痛苦表情。

吴羽策确定自己是喜欢李轩。说不上来是日久生情还是某一个瞬间的一见钟情。事实上这种瞬间太多了。他们前四分之一人生差不多都是一起度过的。把所有能让他一见钟情的瞬间连起来,也够日久生情了。有那么一段时间吴羽策后悔自己没跟李轩申请同一所学校。之前有李轩同学院的姑娘跟李轩表白,被他很委婉地拒绝了。理由是什么我要出国了异地恋太辛苦更何况还有时差。吴羽策虽然觉得真是造孽,李轩他们电院总共没几个女生但是又很羡慕这个姑娘。可以清楚地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感情,可以当断则断忘掉李轩继续走下去。这两点他哪个都做不到。甚至他连试都没试过,就草草地把自己归到李轩的哥们儿那一栏里面。但是吴羽策又觉得自己比姑娘幸运一百倍。因为李轩跟他说,就算有时差也没关系,我睡觉少,有事儿您说话。
轻而易举就能得到别人得不到的东西,应该知足。吴羽策想。

5.
李迅作为化院第一轩吹,本质上还是向着自己的好室友吴羽策的。毕竟考试还是靠学霸打助攻,这点革命友谊还是有的。他不知道李轩能不能接受这份感情,接受到什么程度。但是看着吴羽策偶尔傻白甜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想提醒他,没有回头路可以走。有的时候他觉得命运这种东西很神奇。两个人明明可以做一辈子好朋友,却偏偏总有一个在玩火。这种懂你护着你的朋友多难找啊,偏偏还要人家连性取向都跟你一起改了。吴羽策辩解说我不是同性恋也没想让他是。李迅一口水喷出来问他那你们俩谁是女生啊?吴羽策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他不是那种喜欢我。他允许我对他抱有非分之想,但不许我踏出这一步。所以我没办法。这个时候的院草看起来十分可怜,一点没有广大女同学眼中的沉着冷静和与世无争。为什么要自己折磨自己呢。这不是想的挺清楚的么。李迅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拍拍院草的肩膀,顺走院草桌子上的实验报告。他对吴羽策的自制力还是挺有信心的,相比之下对自己做实验能出结果这件事就感到十分没底了。

只是无论是学霸还是学渣,四年过去大家都磕磕绊绊毕业了。那条看起来永远走不完的路还是要走到尽头。

6.
吴羽策出国的第一年觉得哪儿都不适应。有时候噼里啪啦一大段话给李轩发过去,有时候累得话都不想讲。他知道李轩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离得太远了,连给他在下雨天撑把伞都做不到。买好了圣诞节去看李轩的机票,临走前几天被老师抓去做实验气的吴羽策一整天没说话。晚上从实验室走回租的房子,发现室友出去玩了。自己煮了碗泡面发现水放多了,连面带汤一起倒了,锅扔水池里自己回卧室脱衣服洗澡。给李轩发了消息没回,吴羽策站在淋浴下面觉得自己糟透了。仅仅只是站在他身边都做不到,这样的喜欢太单薄了。洗完澡出来发现李轩回复了,让他再等等总归能见到的。吴羽策把机票退了,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以为自己会痛痛快快哭一场,结果却是因为太累睡着了。

生日没有蛋糕没有蜡烛没有李轩,吴羽策吸取上次的教训又煮了一次泡面。圣诞节那天吴羽策收到了二十三年来最走心的礼物。李轩就站在他的公寓楼下。
“我来了。补一个生日快乐,阿策。”
吴羽策沉默着上前,抱住了眼前的人。
我会越界的。你这样,我会越界的。吴羽策觉得自己的理智马上就要消耗殆尽。他的想念,委屈,求而不得,他一次又一次压下的冲动,他扼杀的占有欲,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
他哭了。
“你太迁就我了。”

“可是我愿意啊。”李轩轻轻蹭蹭吴羽策的颈窝,紧紧回抱住他。“我想见你啊。一天都等不了了。”

7.
“距离是问题啊,距离怎么不是问题。”吴羽策的新室友是一个眼睛看起来十分真诚的男孩子,最近在纠结要不要跟男朋友一起申请交换生。“可是我们家老林说他很快就回来了,半年而已。”
“哼。”吴羽策打了个鸡蛋在碗里,加了点水放微波炉。“半年?你到时候一天都等不了。”
“这话听着耳熟。不过你们又没交往,情况不一样。我们这种老年人恋爱方式你不懂啦。”
“方锐大大您今天早上就饿着吧。”
“诶别策哥,哥你别走啊!我开玩笑的!”
“找你的林敬言去别来烦我。去实验室了午饭晚饭自己解决。”

后来方锐还是跟着林敬言交换去了。吴羽策回到空荡荡的公寓,叹了一口气。李轩上次来的时间很短,大概也是实验室那边脱不开身。吴羽策不知道李轩为了飞这一趟熬了几个晚上赶进度,但是有一点他是知道的,如果他真的迈出这一步,李轩不会躲。两年而已,一半时间都过去了。无论接下来的路怎么走,都一定会走向你。
想陪你看更多的风景。

李轩毕业典礼比吴羽策早一个月。“这次说什么也不退机票了。”吴羽策一边收拾衣服一边跟李轩聊语音。
“阿策你来啊。论文写不完发过来我给你写。”
从头到尾,说不上谁比谁等得久,谁比谁陷得深。

8.
“你说说你,急什么,李轩最近忙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等下看到消息肯定回你啊。”方锐吃着吴羽策煮的意面,觉得没办法不接吴羽策的话。
“我知道啊。可是我昨天晚上发的啊。好奇怪啊。”吴羽策正在煮自己那份,看着锅里的沸水翻滚,脑子里都是为什么李轩没回我消息。
“你知道你现在特像什么吗。就那种问男朋友你在干嘛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的三流言情小说的女主角。我建议你不要太恋爱脑,吴女士,不然你可能还没到机场就把自己先丢了。”
“方锐,盘子上的意面好吃吗?”
“好吃啊,你煮的一直很棒!”
吴羽策关了电磁炉,朝方锐走过去。端起盘子就着煮面的筷子把剩下的呼噜呼噜都吃了。
“盘子刷了。我走了。早点出发省的一会儿把自己丢了错过飞机。”
“诶不是策哥我午饭呢!我刚吃没几口啊!”
“你不恋爱脑,自己煮去啊。回见。”
“诶别,哥我错了,策哥别这样老林今天组会没人给我做饭哥你别走!”
吴羽策拖着箱子出门了,等电梯的时候收到李轩回消息,说已经做好了接收吴同学的准备。出了大门吴羽策笑着回了个表情给李轩,抬头发现万里无云,今天是个大晴天。


END
想写林方的番外【捂脸】
失踪人口的…诈尸?😂

评论(9)
热度(91)

© 碳水化合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