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的糖分

【轩策】着迷(上)

李轩接到吴羽策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陪爹妈看电视剧。他也没避开,就窝在沙发上把手上的草莓吃了,胡乱在睡衣上抹了两把划开手机。
“喂?啊看电视呢没事儿。现在?行啊你等着我去接你。嗯一会儿见。”
李轩挂了电话回房间换衣服。李妈妈问他怎么了,他在房间里回了句去找吴羽策。卫衣加牛仔裤,临出门李妈妈从沙发上抓了件他的外套让他拿着。
“不冷不冷。”李轩在玄关换鞋,从钥匙盘里面拿了钥匙就要走。
“不是给你的。给小策带上。晚上降温了。”
“诶谢谢妈。还是您心疼他。等会儿你们先睡吧不用等我了。”李轩笑着跟门口送他出门的李妈妈再见,胳膊上搭着外套跑了。

吴羽策相亲不利,李轩救驾来迟。匆匆忙忙停好车,李轩一路小跑,终于来到吴羽策发的定位,是家粤菜馆。走进去看到窗边坐着发呆的吴羽策,还有一桌子没吃完的菜。李轩倒也没客气,拉开座位在吴羽策对面坐下。吴羽策递过去自己的茶杯,李轩一尝,哟还是普洱,两三口喝光了。
“怎么着,还这儿接着吃还是跟我走?”李轩放下茶杯看着面前闷闷不乐的吴羽策,转身招呼服务员买单。
“大盘鸡。”
“可放过我吧今天晚饭刚吃过。要不你跟我回家,剩的给你热热煮点面。我妈的手艺你放心。”
“叔叔阿姨在家,会不会打扰他们休息?”
“他们那个电视剧结束你早吃完了。这顿饭可够贵的啊。”
吴羽策看了眼服务员拿来的账单,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银行卡。是挺贵的。不仅没吃饱,还心累。这是近三个月来吴羽策第一个没能推掉的相亲。姑娘的妈妈和吴妈妈是同学。之前各种找理由能逃就逃吴妈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老同学找上门,也不好让人家没面子。吴羽策不情愿归不情愿,道理倒是都懂。想着跟妹子就吃顿饭也不会怎么样,结果没想到还是不欢而散。不是不想好好说话,但是聊不来就是聊不来。吴羽策低头喝着汤听姑娘从衣服鞋子聊到工作通勤挤地铁,再到一日三餐柴米油盐酱醋茶,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接。吴羽策看着窗外车来车往华灯初上,脑子里只有李轩系着围裙低头切菜的样子。李轩继承了妈妈的好手艺,从来不让室友为吃的发愁。当然这个室友就是吴羽策。两个人虽然家都在X市,为了上下班方便还是在公司附近合租了套房子,不忙的时候周末各回各家,忙起来两个人也能互相照顾。后来姑娘也说累了,问吴羽策有什么爱好平时没事的时候都怎么打发时间。吴羽策想了想,没事的时候要么是跟李轩去打球要么是跟李轩打游戏,有一次还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两个人自驾游路线都是现找的,酒店也订不到最后在小旅馆凑活了一晚上。吴羽策想着想着自己就乐了,挑挑拣拣说了喜欢打篮球和旅行。吴羽策笑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眼睛也眯成一条缝,整个人看起来柔软又温和。
“如果你能多笑笑就好了。”这是姑娘临走前跟吴羽策说的。草草结束了两个人都觉得厌烦的相亲饭局,吴羽策问要不要送姑娘回家,姑娘告诉他不用了,等下还有点事,先走了。
吴羽策看着姑娘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终于松了口气往后仰,靠在椅背上。给李轩打了电话,吴羽策看着一桌子菜和对面空荡荡的座位,突然觉得自己根本瞒不了多久。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打游戏,一起打扫卫生,一起窝在懒人沙发上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划拉平板,一起去超市买菜买水果,一起洗衣服,在阳台上晒被子。
在旁边的人怎么能不是你。

李轩跟吴羽策大学的时候认识,都是篮球社的活跃成员。后来一问原来两个人高中也是同学,隔了几个班级说不定还打过照面。虽然不同专业但是因为相同的爱好而越走越近,时间长了发现不止是篮球,他们还有很多的共同点。因为在X市念的大学,李轩没事喜欢回家,常常带着吴羽策一起。吴羽策的爸妈工作忙家里也很冷清,有时候他倒愿意跟李轩一起挤一路地铁,下来去菜场买点菜然后回家跟李轩的爸妈一起做饭。
烟火气。吴羽策常常想。在遇到李轩之前这个东西和他不沾边。后来李轩出现了,李轩的爸妈出现了,吴羽策觉得这才是生活。毕业之后两个人都选择留在本市工作,一起租了套小房子,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现在吴羽策最不缺的就是烟火气。这很圆满。吴羽策看着李轩熬粥的背影,心里暖暖的。

吴羽策的车前段时间被人追尾送修了。李轩义务劳动每天送吴工程师上班,下班还得委屈他自己去坐地铁。所幸公司离两个人的房子近,挤不了两站就下车了。李轩把外套给吴羽策,让他穿好再出门。吴羽策还挺惊讶,李轩不怕冷,他不行。
“什么时候这么细心了还知道给我拿件外套。”吴羽策穿好,闻着上面淡淡洗衣液的味道。他挑的香味,李轩从来都是有什么用什么。
“我妈让我拿着的。她老人家一直都很担心你穿的少。”
“替我谢谢阿姨。”
“替什么啊等会儿见面你自己说呗。我妈就喜欢跟你聊天,巴不得你是我们家常驻人口。”
“那我可受宠若惊了。”吴羽策跟着李轩走向路边的停车位。

认识这个人五年,喜欢这个人三年。
喜欢得很安心。

TBC
小甜饼,下一篇结束。

评论(2)
热度(54)

© 碳水化合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