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的糖分

【轩策】浮生若梦 中

“这是怎么了,垂头丧气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李家少爷被欺负了。”楚云秀三天后在常去的茶馆遇到了李轩。“怎么着,碰到王杰希给你算出来的小姑娘了吗?”

“唉,快别提了。小姑娘都没有,就一小哥在那儿,还看我出了回糗。“李轩看着眼前上好的毛尖叹了口气。

 

这件事,还要从李轩去药铺抓药那天说起。

 

那是一个乌云密布的上午,李轩刚走不久就下起了雨。等他到药铺的时候,整个人身上没一块干净的地方,还隐隐有雨水滴落,阴湿了地面。李轩抱歉地看着闻声走出来的吴羽策,那一屋子饭菜的香味不用看就知道人家是在吃午饭。等人离近一瞧,一身黑色暗纹交领衣配上暗红绅带真是让人挪不开眼。来人身高和自己相仿,看上去冷冷的一张脸偏偏眼角藏着一颗泪痣。

“您有事吗?”吴羽策见一个略显狼狈的男子站在门口也不说话便率先打破了沉默。虽然衣服被雨水打湿,但仍看得出来是上好的布料,腰间垂着的玉坠也昭示着来者身份的不凡。站姿挺拔,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养。大概是哪家的大少爷吧,来自己这个小药铺做什么?

“哦抱歉。是这样,家父身体欠安,这儿有几个方子还请先生给看看抓个药。“李轩说着双手递出了放在怀里的药方。

吴羽策看了看,都是镇定安神的药材,便回到柜台后面很快就抓好,按量包好给李轩拿了过去。“三日量,热水煎服。“

“谢谢您。“李轩接过药包,正要付钱,尴尬的事发生了。

李轩,李家大少爷,忘记带银子了。

 

“所以呢,最后你怎么把药拿回来的?”楚云秀喝了口茶,饶有兴趣地问。

“还能怎么着?我本来想把玉坠给他先押着,他也不要,说是药材不值这么多钱,让我先拿回家,药钱下次来再补上。“李轩叹了口气,整个人都快趴桌子上了。

“哈哈哈还把玉坠押给人家,李少爷出手够大方的啊。人家没被你吓着吧?“楚云秀一边乐一边剥着橘子,给李轩递过去一个。

“哟谢谢楚大小姐。“李轩吃着橘子,酸的,又一脸纠结地给人递回去了。“我看人家也没心思搭理我就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李轩啊李轩你也有今天…”

 

事实上李轩还是给吴羽策留下了不算坏的印象,以至于一向不喜欢自来熟的吴羽策在第二次见到李轩就得知了对方的名字,并且把抓药取药的时间延长到了小半天。当然李轩跟眼前这个冷冰冰的药房先生搭讪也不过是因为第一次买药就忘记带钱,这么做就是单纯刷刷好感免得以后人家看到自己就烦。一来二去俩个人倒是熟了,连陈果看见李轩来都不免要问问叶修这人是谁,怎么没见吴羽策跟别人聊得这么开心。当然在叶修告诉她这是李将军的儿子的时候陈果还是吓了一跳,想着要不要哪天请人家来吃个饭什么的。后来她的愿望倒是成真了,只不过李轩不是自己来的,而是跟吴羽策一起来的。不过这都是后话了。这会儿吴羽策和李轩已经成功结束你叫什么你住在哪你平时都干什么这些搭讪的初级对话,而是转变成李轩的单口相声,偶尔吴羽策附和几句。

李轩平时也不算忙,每天练练功夫看看书,隔几天来吴羽策这儿拿药就会多呆段时间。在遇到吴羽策之前,李轩能聊得来的朋友不多。除了楚云秀就是隔壁喻家的喻文州。以前两个人还能没事去对方家里坐坐,聊个天下个棋,自从喻家来了个聒噪的账房先生黄少天,喻文州就没时间跟别人聊天了,光剩哄着黄少天不去祸害喻家其他人了。李轩见过黄少天一次,那时候黄少天正在喻府的后花园一边对植物修修剪剪,一边跟喻文州介绍自己的养花经历,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听得李轩头疼,跟喻文州打了个招呼就走了。能听李轩扯扯每天发生的事儿的人不多,大多碍着李家长子的身份,这下能跟他坐下来聊天的人就更少了。偏偏吴羽策是个例外,有什么说什么,话不多但是句句抓到要领。李轩觉得好久没遇到这么好相处的人了,每次有机会来拿药就恨不得呆在药铺不走了。有客人的时候就看吴羽策给老人家抓药,没事的时候就给吴羽策讲段子,讲隔壁喻府的事。后来连几个老人家都熟了,有次还被张罗着跟自家闺女相亲。吴羽策笑着看李轩推辞,李轩向他投来求救的目光他也不管。有时候李轩说累了就喝一口吴羽策自己熬的凉茶,入嘴是淡淡的苦味喝下去就觉得五脏六腑都舒服。李家现在不论什么药都是李轩自己拿着药方跨过整个荣耀街来找吴羽策抓药。中草堂的人一开始还觉得奇怪,倒是王杰希一脸淡定:那里有他想找的人。

 

吴羽策也没想过有一天这个小药铺会这么热闹。他对自己童年的记忆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关于抚养自己长大,教自己辨识药材,常用药方的师傅。这个小药铺本来也是师父的,来抓药的老人家大多都是师傅那一辈就认识的。前几年师傅过世,本就不热闹的药铺变得更加冷清。好在吴羽策是个喜欢安静的人,时间长了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认识李轩过后,药铺隔三差五就来这么一位,原来的不耐烦慢慢被期待取代。吴羽策本就话不多,偏偏看见眼前这位就会多说几句。渐渐习惯听他讲家里的趣事,隔壁的喻家二少爷和吵吵闹闹的账房先生,也习惯问问李将军的近况,偶尔给抓几副安神的药。李轩不在的日子,吴羽策一个人坐在柜台后面,也常常会惊异于自己的改变。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期待他的到来呢?吴羽策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终究是想不出答案。不过感觉也不坏。这么想着的吴羽策站起身看着放药材的木柜,不自觉地嘴角上扬。明天大概李轩要来了,这次要不要试试金银花露,毕竟夏天到了。

 

可是直到这一年的秋天,吴羽策也没再见到李轩。他在一场场秋雨中想着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下雨天,却没有等来那个浑身湿淋淋的来抓药的人。天气开始变冷了。

 

TBC

评论(3)
热度(24)

© 碳水化合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