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的糖分

【轩策】浮生若梦 下

又是一个阴雨天。吴羽策送走最后一个来抓药的老婆婆,准备关门。手里拿着伞,却不是回家的方向。吴羽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去李轩家看看。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个李家的大少爷了。街上人不多,雨水打湿了衣服的下摆。吴羽策慢慢地走着,仿佛眼前的路一直延伸没有尽头。李府到了,大门紧闭,寂静无声。吴羽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好像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开门的声音着实让吴羽策吓了一跳,他定睛一看,发现是旁边的喻府有人出来。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走到那人旁边。
“请问,您知道李…家的大少爷最近是出门了吗?”吴羽策有点着急地看着眼前的人。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看到吴羽策,心想这位就是李轩的心上人吧。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苦笑。
“李轩和李将军被紧急召回朝廷。走了…有段时间了。”北方边境情况突然恶化,恐怕这一仗是在所难免。贪得无厌的外族人早就想吞食这个国家,可是这些都不能告诉吴羽策。
“哦这样,谢谢您,打扰了。”吴羽策一瞬间的失神,继而施礼,想转身离开。李轩的父亲是大将军,他自然也担着责任。
“你是吴羽策吧。”
“…对。”吴羽策抬头,突然想起来,或许这个人就是喻家的二少爷喻文州。
“李轩经常提到你呢。他会回来的。”喻文州看着雨中的吴羽策,定定地说。
“嗯。我相信他。”

这一年深秋伴随着枫叶变红的还有北方战事的爆发。即使是后知后觉如吴羽策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李轩现在,说不定就在战场上吧。荣耀街依旧人来人往,战火一时蔓延不到这里。可是吴羽策一颗悬着的心就是放不下。马上入冬了,北方一定比这边冷。

这天时候不早了,吴羽策正在核对药材,药铺突然进来一个人。吴羽策放下账本,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人从后面紧紧抱住。寒气透过衣服传到后背。“阿策。”
外面的喧嚣突归宁静,天地间只剩下这两个人。
“我在。”
身后的人突然放松,吴羽策转身抱住已经昏过去的李轩,血腥味扑面而来。

李轩身上深深浅浅的伤口,有一条裂了,血往外涌。吴羽策小心地敷上药,重新包扎好,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旁边睡着了。

李轩醒的时候发现吴羽策就趴在床边,枕着手臂睡着了。他起身,轻轻抚摸着吴羽策的脸,把毯子盖在吴羽策身上,小心翼翼地亲吻熟睡着的人的脸颊。临走的时候李轩取下脖子上的玉佩放在吴羽策手边,头也不回地走了。最放心不下,最舍不得的,终于见到了。李轩笑着往外走,手里握着剑。

拼上全力,护你日夜安稳。

吴羽策听到关门的声音便睁开眼睛,手背胡乱地抹干流下的眼泪把玉佩紧紧握在手中。

次年夏,朝廷大败外族入侵者,李轩受封护庭大将军,辞去朝中职务,婉言谢绝与公主的婚约,回到荣耀街。
“若是国难当头,定以血封疆。只是不放心家父日益病重,不忍离家。”

“你是不放心吴羽策吧。”喻文州黑子落下,李轩的失败已成定局。
“诶呀文州你还是这么厉害啊。这种事就不要说破了嘛。”李轩摆摆手,拿了块西瓜。“你家话唠呢?”
“少天有事回家一趟,明天回来。”喻文州收好棋子推开棋桌,坐在李轩旁边喝着茶。
“我就说怎么今天你家这么安静。”
“吴羽策来找过你。去年秋天的时候。”
李轩停顿了一下,又接着继续大口吃着西瓜。
“没事,我也有东西在他那儿。”
“别让人家等太久。”
“知道了知道了,文州你什么时候也开始操心我的事儿了?”李轩放下西瓜皮,抹了下嘴巴。
“走了昂。文州你家西瓜哪儿买的这么甜,下次告诉我我给阿策带点过去。”

荣耀街东边,吴羽策在药铺里面的小灶台上煮绿豆粥。听到有人进来,忙往外走。

“请问,这儿是药铺吗?”

吴羽策看到李轩的笑脸,突然觉得,李轩整个人都在泛着光。他慢慢向李轩走去,抱住了眼前的人。回应他的,是一个更加热烈的拥抱。
“我回来了。”

吴羽策带李轩回家,刚进屋就被人抓着双手按在门上。李轩吮吸着吴羽策温暖而柔软的嘴唇,顺着脖子吻到锁骨,沉浸在吴羽策甜腻的喘息里。
“吴羽策,阿策…”
“我在。”
衣服散乱在地上,吴羽策的后背紧紧地贴着李轩布满伤痕却温暖厚实的胸膛。他们十指相扣,他们不加节制地索取着对方。

“阿策,你知道在战场上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那个时候我想,我一定不能死,因为我还没来得及去跟你见一面。后来又觉得,如果战死在这里可以换得一方安稳,你可以继续给那些老人家抓药煮凉茶,倒也没什么遗憾的。有一次被战矛刺了个对穿,所有人都以为我要死了,但是我没有。因为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还没告诉你我喜欢你,想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吴羽策往李轩怀里蹭了蹭,手指抚上李轩胸前的一道道伤疤。李轩收紧了手臂一下一下顺着吴羽策的头发,怀里传来闷闷的声音。
“就算我现在知道了你最好也别出什么事。”
“不会的。我保证。”
李轩在吴羽策的头发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又是一年寒冬,年关将近。冬天的阳光似乎是比其他季节的都要暖和。吴羽策照例是起了个大早来到药铺前。药铺的牌匾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在阳光下泛着光。这是李轩挂上去的,上面没有名字,角落里写了个“药”。
“先生来啦,今天是除夕还要开门啊?”
“药铺可不比其他地方,自是每天都要有人在才行。”
吴羽策笑着和对面的陈果打招呼,才发现今天已经是除夕了。一年又过去了啊。吴羽策呼出一口气暖了暖手,打开了药铺的门。

也许是要过年了,药铺一天都没人来。吴羽策倒也乐得清闲,查了查药材把缺的少的都记下来。李大少爷今天也没来,大概是家里准备过年太忙了吧。自从李轩回来,只要家里没事,就往药铺跑,逮都逮不着。老爷子在家养病没什么事也懒得管他。呆得闷了就去旁边喻府找那个伶牙俐齿的账房先生聊天,每次都能被逗笑。现在少了一个人的铺子里有点冷清,吴羽策也不在意,反正他会来的。认识李轩快两年了,自己大概是变了不少。

李轩来的时候吴羽策正准备走。李轩见他冷的搓手就一把把人拉过来。
“阿策这是准备回家过年了啊。”他捧着吴羽策的手,一边哈气一边说“今儿老爷子高兴,自己下厨做了两道菜要不要来尝尝?”
“李家少爷都发话了哪敢不去啊。”吴羽策看李轩帮自己暖手一时半会儿也热不起来就想把手抽出来。
“诶阿策你的手还真是一年四季都这么冷!”李轩把吴羽策的手直接贴着脖子,吓得吴羽策直往回缩。
“你快放开!多冷啊!被人看到像什么样子!”
“怕什么,这街上也没什么人。阿策现在就跟我走吧,回家就暖和了。”
等吴羽策落了锁,李轩把自己的披风披在吴羽策身上,牵着手就往家走。
吴羽策回头,药铺牌匾上的雪已经化了。他笑着回过头,和李轩一起往前走。

谁能想到呢。
这个不爱笑的药房先生,终是被李家大少爷带走了。

END
第一次写古风发现自己真的不适合这种文风TAT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比心

评论(4)
热度(34)

© 碳水化合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