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的糖分

【修伞】不算晚 上

同系列的轩策戳我头像么么哒
教授老叶x学生沐秋 十岁年龄差
一丢丢喻黄
文中所有涉及专业及学术领域的事和一丢丢学院相关的叙述都是我瞎编的!一切以实物为准w好好听课好好学习昂~

迎接苏沐秋飞机落地的是一个阴雨天。一个人加两个28的旅行箱,快步走到一路小跑,最后在一个小酒吧停下了脚步。灯光昏暗没什么人,只有推门进来时候的风铃响,苏沐秋背靠着门艰难地把两个箱子拖进来,走到吧台前要了一杯mojito。薄荷叶浅浅地飘着,苏沐秋垂着眼睛看不清目光。
他不知道出国读研究生是不是一个对的选择。因为自己喜欢?因为沐橙的坚持?他说不清这种感觉,好像抓住了什么,但手心里是空的。就像这片薄荷叶。
对了,还没给沐橙打电话。算了算时差按下一串数字拨过去,悬着的心在听见妹妹的一声“哥哥!”之后终于放了下来。
小姑娘要去上课了,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苏沐秋长出一口气,心情似乎不那么糟了。
“留学生?”旁边坐着的人突然发问,苏沐秋才注意到他的存在。西装外套随意的搭在身边的椅背上,领带松松的挂着,衬衫解开了两个扣子。黑色的短发,额前细碎的刘海在灯光下打出一片阴影。
“嗯?我?是的。”有些拘谨的回答。
“本科?”
“研究生。”那人转过头,对上苏沐秋浅色的瞳仁。看上去有点懒洋洋,黑色的眼睛却好像下一秒就能把人吸进去。
“祝好运。”他喝完杯子里的饮料,拿上外套往外走。
“我信实力。”苏沐秋望着他的背影,匆匆回了一句。


真是个有趣的人。叶修想。推门出去的时候还不忘看了眼坐在吧台边的年轻人。每年像这样来到三一的人很多,满怀着对未来的希望和梦想,一年之后却不知道还能不能像一开始一样放声大笑或是信心满满。这个世界上诱惑太多,反倒是这样简单的相遇显得珍贵。雨变小了,不打伞刚刚好。
不过反正是叶秋的西装,能挡挡雨也不错。什么要命的研讨会,还不是一堆人说着互相恭维的废话。一个个说出去都是搞科研的人,能把精力分一点在学术上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刚刚的年轻人,眼睛真好看。


苏沐秋躺在单人床上,看着收拾了一下午的房间。单人间不可避免的冷清,但是苏沐秋也不是喜欢热闹的人。比起那些一群人吵吵嚷嚷的聚会,他更喜欢安静的实验室。也不算合群的人啊,不过这样也不错,至少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
距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苏沐秋决定出去转转。在这里,学院就像超市一样随处可见,有的威严,有的沉稳。就开了一个不大的门,如果不是旁边墙上挂着的铜牌,或许不会有人想到这是一个可以创造奇迹的地方。苏沐秋走走停停,来到三一学院前。那棵为人津津乐道的苹果树安静地矗立着,树下的伟人已不再。这是他日思夜想的地方,可以说,是他来到这个国家最大的动力。他喜欢这里自由的学术氛围,教授们严谨的科研态度。不知不觉来到主楼,苏沐秋顺着楼梯而上,想看看以后自己学习的地方。

粉笔敲在黑板上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个大教室,苏沐秋推开了一条门缝,看见一个人站在黑板前面写写画画。整个黑板上是他不认识的公式,可是站在黑板前的背影看上去却很眼熟。突然那人转过身,四目相对。
“想看就进来吧。”
是在酒吧遇到的那个人。既然被发现也就不再躲躲藏藏,苏沐秋快步来到那人旁边。
“你是…这边的学生?”
“教授。”那个人轻描淡写地回答,倒是苏沐秋惊讶的说不出话。明明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居然已经是教授。而且这身打扮,宽松的T恤,休闲裤,原来这就是国外大学的教授吗。
“您好。我叫苏沐秋。”
“你学什么的?”
“生物医学。”
“理论物理,叶修。”
叶修看着身边的苏沐秋,仿佛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坚定,满怀希望。
“看来不会选到我的课了。”
“好像是这样。”苏沐秋低头轻轻笑了一声。“黑板上的东西没有我能看懂的。”他上课说不定很有趣,不过可惜了,自己听不懂。

然而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叶修并不想在这个人身上看到这种无措和可惜。就好像,只要是他,便有无数可能。
“你要是感兴趣,我可以给你讲讲。这是我上课的地方,随时欢迎。”
叶修说完自己也愣了一下,这大概还真不是他的风格。先是和不认识的年轻学生搭讪,再是怂恿人家来听自己讲课,还是和人家学的完全不相关的东西,真是,太奇怪了。因为是中国留学生吗?还是他身上的自己的影子。如果不是教室足够安静,叶修差点错过就那一声很轻却又很坚定的好的。

课虽然没听过,苏沐秋来的次数到不少。说来也奇怪,平时一下课就跑逮都逮不着的叶教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末在教室一呆就是一天,有时候是在黑板上演算,有时候干脆坐在第一排的桌子上扔粉笔玩。不过这种情形并不多见,因为有个青年会在周末下午来到这个教室,听叶教授讲物理。

“听说叶教授最近走基层,开始教大学物理了啊。”
“那也得看教谁。我的实验室今年可是连新人都没招。”
热闹的小酒吧,同在他乡的损友。叶修喝着果汁,看着喻文州往本来就不多的朗姆里面偷偷兑可乐。他们俩最早是在这里认识的,一个学理论物理,一个学设计。比着一路升学直到当教授,没事的时候又喜欢坐在一起聊一下午,说白了还是聊得到一起去。毕竟离着祖国几万公里,碰到个说母语的都像亲人。
“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不是没耐心怕麻烦吗。”喻文州终于调好了自己的鸡尾酒,满意地小口喝着。
“看着他就有耐心了,大学物理讲起来又不麻烦。”
“你能把耐心分一点给委员会的人,都不至于被除名。”
“那不一样。那帮老头子根本不会听我的,自己不好好研究也看不得别人好,总觉得自己是世界一流,有再多耐心也没用。”
“嗯。好喝。来一口尝尝?”喻文州也就随便一说,他知道叶修不会听。
“我喝醉了你送我回家?”
“可以啊。”
“快算了吧,你们家那位知道了得打飞的过来找我算账。这要是被抓住了听他叨叨一天我就得精神失常了。”
“少天哪有那么可怕。”喻文州露出一贯的笑容,不过叶修知道他一笑准没好事。
“前两天他还说要来听你讲课呢。”
“别,让你们家小朋友老老实实念书,快点考个研还能来找你,别三天两头想着打着看你的旗号祸害我。”
喻文州和黄少天从小就在一起,现在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在一起。叶修知道这件事,刚开始还调侃喻文州异国恋忍得太辛苦,结果人家黄少天说飞一趟就飞一趟,喻文州说回国就回国,比自己还潇洒。而且每次来还要拽着叶修说个没完,大概就是我家文州身体哪哪儿不好你给照顾着点,直接导致叶修后来知道他要来都离喻文州远远的。
说不羡慕是假的。自己一个人时间久了对感情就会麻木,可是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手牵手,叶修觉得能找个喜欢的人共度一生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只可惜等啊等就冲着奔四去了。不是没有机会,只是不会心动。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更何况还要和委员会的老古董斗智斗勇。

“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嗯?谁?”
“听你讲大学物理的那个学生。”
“他是个…眼睛里有光的人。”
“从你一个物理系教授嘴里说出来这句话还真是意外。”
“他很像那时候的我,无知无畏。”
“长相呢。”
“就…那样呗。棕色的头发,瞳色挺浅的。”
喻文州突然笑了,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因为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连委员会会长的人名都记不清倒是知道人家的瞳色,叶教授神了。

TBC

评论(1)
热度(40)

© 碳水化合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