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的糖分

【轩策】wonderful you 1-5

是这样的。我知道这篇拖太久了,前面写的就算看过应该也忘得差不多了,因为我也忘了【跪

把前面写的一起放出来,希望能唤起大家久远的记忆TAT

双医生 私设架空

1.
李轩第一次看见吴羽策,是在医院的急诊室。
常年驻外的无国界医生李轩在回国的第二天便开始发烧。不知道该说是之前操劳过度还是偶尔回国带来的水土不服。
没有温度计没有药箱,李轩晕乎乎地从床上爬起来,穿着厚外套出门打车去医院。

车窗外风景不断倒退,李轩看着熟悉而陌生的街道,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太久没回来了。
不记得上一次生活在这座城市是什么时候。出柜和辞职成为无国界医生,说不清是哪个让他永远被父母拒之门外。也许两者都是。从此这个城市再没一盏为他留的灯。
李轩揉揉太阳穴,闭上了眼睛。

医院离他住的地方不太远。凌晨的急诊室很安静,李轩挂好号慢慢往里面走。推开门的时候,他还是愣了一下。
当值的医生看起来很年轻。


2.
当值的医生看起来很年轻,大概三十出头,一丝不苟地穿着医师袍,里面一件浅色衬衫,套着灰色的毛衣。

“李轩?”
“对,是我。”

李轩加快两步坐在椅子上,看着医生抬起头。不知道是因为发烧还是医生太好看,李轩的心跳比来时更快了。

问诊的时间很短,本就不是什么严重的病。李轩窝在输液室的座位上,看着液体流入自己的血管,脑子里全是那个年轻医生的样子。
吴羽策。
真是连名字都好听。

天蒙蒙亮的时候吴羽策下班了。脱下医师袍穿好外套,鬼使神差地来到输液室。
晨光照亮了李轩沉睡的侧脸。吴羽策看见李轩放在腿上的外套,轻轻拿起来盖在他身上。瓶子里的葡萄糖快输完了。吴羽策找来个小凳子,坐在李轩旁边等着帮他拔针。

护士从他身边经过,吴羽策轻声说这边有我看着,小姑娘点点头走了。谁都知道外科的吴医生人长得好看还没有女朋友。虽然平时看上去就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小护士们还是喜欢在他身边多呆一会儿。
从没见他如今天这般温柔。小护士回头看了一眼,吴羽策垂直眼睛,注视着正在输液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吴羽策看到李轩的那一刻便被他吸引。因为发烧说话带着鼻音,听上去就像在撒娇。吴羽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对这个病人这么上心。
他穿着修身的衬衫,外面一件厚厚的外套。棉质的休闲西裤和皮鞋,黑色的腕表。在李轩量体温的几分钟里吴羽策把他看了个遍,越发的觉得这个人有一种让人难以移开视线的气质。
想认识他,想了解他,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这算不算,一见钟情?

李轩醒的时候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外套。不知道哪个好心人帮他盖了这会儿,不然妥妥继续发烧。正想穿上外套走人的时候,年轻的医生向他走来。朝阳从门外照进来,仿佛金色铺路。他高高瘦瘦,脸上三分疏离七分温柔。脱下医师袍换上自己的风衣,不知道的人也许会觉得这是刚从片场回来的明星。
他像太阳,耀眼而温暖。
李轩的嘴角翘起了好看的弧度。

“你醒了。刚刚买了点粥趁热吃掉吧。”吴羽策把一份粥拿出来递给李轩,侧身坐在李轩座位旁边的小凳子上。
“谢谢吴医生。这是什么?病人福利吗?”李轩接过热的有点烫手的粥,微微仰头对着吴羽策笑。吴羽策有一瞬间的愣神。李轩的笑太迷人,多看一秒都会陷进去。
也许已经陷进去了也说不定。

“早上去买早饭的时候买多了吃不完。”吴羽策回过神,专注于自己面前的小馄饨不去看李轩的表情。理由太蹩脚,说出口自己都不相信。
李轩当然也不相信。但是他乐得享受这个好看的医生对自己别扭的关心。
真是个有趣的人。李轩乐呵呵地开始喝粥。打开盖子,舀起一小勺,吹吹凉,李轩伸手直接喂到吴羽策嘴边。
“第一口给值班医生,昨天晚上麻烦你了。”
吴羽策无措地看着嘴边的粥,最终还是头也不抬地一口吃掉,然后继续和自己的小馄饨战斗。温热的粥入胃,连心也暖了。
李轩看着医生泛红的耳根加深了这个笑容。

吃好早饭,李轩和吴羽策一起离开。吴羽策开车回家,李轩站在医院门口吹着冷风拦出租车。出租车没等到,倒是拦到了一辆白色的小奥迪。车窗落下,吴羽策半个身体撑在副驾,叫了李轩的名字。
“外面风大别等了。我载你回家。”
回家?我没有家啊。李轩低头笑笑,拉开车门。
“亲自载病人回家,吴医生很热心啊。”
“之前没有过。”
吴羽策小心地开出医院门口喧闹的人潮,在红灯前停了车。

李轩看着正在开车的吴羽策的侧脸,想起来一句话。
专注的男人最帅。

因为烧没退,李轩一路上昏昏沉沉,中间还打着瞌睡。吴羽策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看着身边睡着的人,第一个反应竟是让他再睡一会儿,不想叫醒他。

疯了。真的疯了。

手机的铃声打破了车内的沉寂。李轩迷迷糊糊地从口袋掏出手机,眯着眼睛看了眼那一串号码。
“轩哥,你的假期恐怕要缩短了。”
“嗯?怎么了?”
“边境这几天又开战了。伤了很多平民。我们正在转移病人,恐怕过几天情况会更糟。”
“不是签停战协议了吗?”
“不知道啊。突然就打起来了。”
“好,我改签机票,后天就走。”
李轩挂了电话,揉揉太阳穴。吴羽策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想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要走了吗?”吴羽策小心翼翼的样子看得李轩直想乐。
“对。”
“可是你还在生病啊。这几天需要多休息,不能晚几天吗?什么事这么着急…”说不上是担心还是沮丧,声音也越来越小。
“和你一样,去救人啊,等不了。”李轩觉得自己要忍不住摸摸吴羽策的头。他看上去有点不开心。事实上李轩也这么做了。轻轻地揉了揉,嗯手感很好。李轩心里美滋滋地想。
“加个微信呗吴医生。如果不舒服我就找你。”李轩冲大脑当机的吴羽策挥挥手机。
“好。”

李轩第二次来输液的时候吴羽策轮休。他一只手刷着吴羽策的朋友圈,看得不亦乐乎。吴羽策不怎么发状态,大多是转发一些提醒大家注意天气变化注意身体的推送。最新的一条状态倒是他自己发的,短短几个字。
粥很好喝。
李轩笑着点了赞。


吴羽策再上班的时候李轩的航班已经起飞了。输液室再没有那个靠在座位上睡觉的人。
他叫李轩,无国界医生。爱好是自己做饭,看上去很好吃。
他和自己一样,每天都在用双手拯救生命,即使跨越半个地球,日夜颠倒。
他穿西装的样子,穿医师袍的样子,做手术时只露出眼睛的样子,在战地医院穿着统一的T恤迷彩裤和军靴的样子
真他妈帅。

吴羽策换好衣服,坐在办公桌前,等待着他今天的第一个病人。

你猜下一秒,进来的人会不会是他呢?

 

 

3.

距离和李轩发的上一条微信消息已经过去小一个月。吴羽策每天上班下班治病救人和往常没什么区别。硬要说的话,最大的变化应该是每天都会看看新闻关心一下时事政治民生疾苦。
说白了就是看看李轩什么时候能回来,在那边有没有危险。
李轩的朋友圈安静了很久,大概因为当地没有网。吴羽策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发消息不要打扰他不要让他分心,还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摸黑发了个消息,问李轩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发烧头疼什么的。
刚发完消息吴羽策把手机往床上一扔就后悔了。人家也是医生,说不定资历比自己还老。就算有个小毛小病,自己也能给自己看,真是瞎担心。把头埋进枕头里,吴羽策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想着要不把消息撤回吧。刚划开锁屏,就看到李轩回的消息:
热伤风感冒不舒服。想喝吴医生买的粥

买的粥算什么。你回来我给你自己熬。
心花怒放的吴医生抱着手机美滋滋地回了四个字
等你回来。

在过去的三十年人生里,吴羽策也怀疑过自己会不会就这么独自一人过完这一生。上学的时候忙学业没时间谈恋爱,毕业实习工作也没有精力分出来用来喜欢一个人。以前也被上届学姐同届女生乃至跨几届的小学妹表白送礼物寄情书,吴羽策觉得大概是自己天生性冷淡,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
在他的生活里,人体解剖图永远比活蹦乱跳的妹子有吸引力。直到这个人出现。他让吴羽策觉得,原来自己也会喜欢一个人,为他担心,念念不忘。

虽然是个同行,连性别都一样。

关了手机,吴羽策一觉睡到大天亮。

在地球的另一边日夜颠倒的李轩刚做完一台手术,衣服已经湿透了。刚开手机就看到吴羽策发来的消息,手指因为高负荷的手术结束有点发抖,划了半天才划开聊天界面。
那是一种久违的感觉。李轩看着对话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太久太久没有人问他你最近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累不累,仿佛这些疑问和他永远都不沾边。
因为你是医生啊,生病可以自己治,累一点辛苦一点不是很正常吗。
陌生的感动马上要溢出胸腔,李轩慢慢回了消息,仰头瘫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脑子里只有四个字:等你回来。
就好像和这个世界突然有了联系,那个自己曾一度远离的城市,一夜之间多了一种牵扯着自己不断靠近的力量。
尽管不真实,还是让人安心。

李轩难得自己要求回国休息几天。同事一脸诧异的看着他,问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李轩想了想说我谈恋爱了,男朋友在等我。
同事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Dr.李,不知道该吐槽他也会谈恋爱还是男朋友是怎么回事。摆摆手送走李轩,还没从闪瞎眼的笑容中回过味来。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李医生也要谈朋友。

李轩下飞机的时候X市已经正式进入冬天。拖着箱子走向大巴车,干燥的寒风吹在脸上竟然有些疼。
李轩终于明白什么叫恍如隔世。
回家放好行李裹了条围巾出门,直奔市医院。李轩不知道今天吴羽策是不是轮休。他想赌一把。吴羽策在门诊,他就挂个号去看病,不在的话,那就约出来吃个饭呗。
既然说了是谈恋爱,总要有点谈恋爱的样子。就是不知道吴医生答不答应了。

一个小时后,拿着吴医生的挂号单,李轩在医院笑的像朵花。白天医院人很多,李轩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走向吴羽策的诊室。

刚送走一个发烧的小女孩,看上去有点凶又不擅长和小朋友打交道的吴羽策觉得身心俱疲。喝了口水的功夫敲门声就响了。吴羽策没来得及看电脑上跳出来的挂号信息,说了声请进。

“吴医生,我感冒了头疼。你给看看呗?”
声音透过厚厚的围巾传到吴羽策耳边,抬头正对上那一双好看的眼睛。

一个月零三天。他回来了。真好。

4.

“就是普通感冒,可能之前太累了。最近要多喝水多休息。”
最好再谈个恋爱。

距离吴羽策明目张胆在医院睁着眼睛说瞎话已经过去两个小时。此时李轩面色红润地坐在他对面,单手撑着头看他吃一块有点大的排骨。

病人说感冒就是感冒?
他可能只是想让眼前这个好看的医生摸摸他的额头。
有时候两个人胡说八道总比一个人好。

李轩坐在医院走廊上等了快一个小时才等到他的主治医生下班,换好衣服朝他走过来。已经说不清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

“抱歉耽搁了点时间。”面前的人说。“我们去吃饭吧。”

地点是吴羽策挑的,离医院不远,吃完还能走一走。被约晚饭早就超出了他的心理预期,吴医生第一次有些慌乱。吃饭的时候点菜也被全权交给他,李轩坐在他对面研究外面的车水马龙。

怎么说呢。吴羽策一边艰难地吃排骨一边想。李轩是一个看上去很好相处,但是真正在一起又觉得距离很远的一个人。
就像他今天约自己吃晚饭。两个人聊的最多的是吴羽策的事。在医院忙不忙福利好不好,搞得像要托关系找工作。
明明也是医生,应该也会有很多有趣有意义的事啊。可是李轩却很少提到自己的生活。
吴羽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什么,问到什么程度。

“排骨做的真的不错。”真是一个糟糕的收尾。

两个人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吴羽策要回医院去开车,李轩陪他慢慢往回走。
有些事果然不能着急。吴羽策裹紧外套,抬头对上一轮圆月。才一起吃过一次饭,又能有多少了解呢。
多约几次不就好了。反正他现在就在这个城市,和自己呼吸着同一片空气,看着同一个月亮。
真想这条路长一点,再长一点,最好永远都走不完。

李轩坐进吴羽策的车里时高兴归高兴,但还是觉得不好意思。这要是以后一起吃个饭每次都让吴医生送回家,还是有点过意不去。打算回国多呆一段时间的李医生正琢磨着要不要买个车呢,就听见吴羽策问他是不是一个人住。

“那你平时不在的时候房子怎么办?有人打扫吗?”吴羽策等红灯,双手扶着方向盘,侧头看着李轩。

车里很暗,他的眼睛却亮晶晶的。不知道想到什么高兴的事,吴羽策嘴角微微上翘。
看起来有点冷冰冰,碰到小朋友会紧张,但其实很温柔,很热心的吴医生,笑起来也好看。
李轩觉得吃完饭自己更喜欢这个高高瘦瘦的人了。完全看不出来他三十出头的年纪,人也很好相处。喜欢吃清淡的菜,喜欢排骨,喜欢热热的汤。

“房子是朋友的,我以前不怎么回来住,他一直都是租出去的。”
李轩移开目光,看着窗外的风景。每次说是回家,但其实一点没有回家的感觉。应该是早已经习惯了的事。

“朋友的房子啊…”绿灯亮了,吴羽策过了马路看了眼后视镜,变道超了前面的车。
“要不要考虑租我的房子。我一个人睡主卧,客房一直空着也不太好。”
窗外霓虹灯闪烁,吴羽策的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五光十色映在他的脸上,看不清表情。
原来是想问这个啊。李轩突然笑了。

“好啊。房租怎么算?”
“你会做饭吗?”
“会。”
“那就帮我做饭吧。就当房租。”
“我还会开车,可以每天载你上下班。”

这回换吴羽策乐了,“那就这么说定了?”
“成交。”

吴羽策把李轩送到楼下,看着他进屋开灯才走。长呼一口气,才发现虽然车里开着暖风,但是自己手指冰凉,出了一手心的冷汗。
鬼知道自己刚刚有多紧张!吴羽策回家的时候心跳还是很快。一向遵守交规的他此时左打方向盘,跨着双黄线超了前面的车,将将错过对面的来车。
虽然大脑已经炸成一片烟花,吴羽策还是意识到刚刚自己有多危险。慢慢平静下来终于顺利到家,他摸出外套口袋里的手机,看到李轩的发来的消息。

“吴医生以后请多关照。晚安”

请多关照呀,李医生。

5.

吴羽策回家的时候看见自己那套小公寓里亮着的灯,有一瞬间的恍惚。暖色的灯光穿透黑夜,直达吴羽策的心底。
有一个人在等自己回家。仅仅是这个念头,就已经让吴羽策觉得心跳加速。
钥匙掉进鞋柜上的钥匙盘。里面躺着另外一串。
“我回来了。”


李轩搬过来的时候是个大晴天。好不容易当了回房东的吴羽策提议开车去接他,李轩当然乐得答应。长时间在国外自然也没什么太多要搬的东西。李轩在楼下等吴羽策,坐在刚整理好的纸箱上,旁边放着出国的时候随身带的行李箱。这大概就是他的全部了吧。李轩对着阳光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中午晒晒就容易犯困,真不是因为昨晚太激动所以没睡好。

吴羽策熟门熟路开到李轩家楼下,就看见李轩伸着两条大长腿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坐在一个大纸箱子上。休闲裤露出一截脚腕,好看是好看,同为医生的吴羽策还是替他觉得冷。李轩听见车开来的声音,转过头对刚停好车的吴羽策笑。
“谢谢吴医生收留啊!”

大概是因为阳光正好,他好像在发光。
吴羽策来不及收敛从心底溢出的欢喜,那个人就朝自己走过来了。一步一步,就好像全世界都要被自己收入囊中。

“就这些了吗?东西好少。”
“都在这边了。还要再买点日用品。这下你家要热闹了啊!”
“嗯。回家。”


所谓人烟气,说到底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个也离不开吃。吴羽策一个人住的时候很少开火。并不是因为不会做饭,相反,吴医生这个技能点早早就点亮了。可是一个人无论做饭还是吃饭都没意思,更何况有时候连家都不回。

李轩住进来以后偷偷观察了一下厨房。常年奔波的Dr.李发现原来天下的医生可能都一个样的忙。有家不能回和没有家没处回倒也显不出什么区别。
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习惯于哪儿危险往哪儿跑的李轩踩在客厅的地毯上,还是觉得这就是属于家的感觉。
浑身上下都舒服。虽然此时此刻严格意义上讲这并不是他家。
不久以后才是,连着房子带主人一起都是他的。

搬进来的第一个晚上两个人整理完东西才发现错过了晚饭的点儿。李轩为了履行用做饭抵房租的承诺提议出去买点菜回来炒炒吃。吴羽策躺在地毯上,看着天花板上垂下来的吊灯,累的感觉完全盖过了饿。
“别做饭了。楼下便利店买点东西吃吧。”吴医生从沙发上拽了个抱枕坐起来抱着。

不得了,吴羽策会卖萌,真是要命。李轩靠着墙站着,低下头看吴羽策半个脑袋埋在抱枕里。
“行,我去买,你歇会儿。”
“钥匙在鞋柜上。”
“看到啦。”

李轩的回答很快消失在关门声里。吴羽策斜靠在沙发上,看着没关灯的客房。买房子的时候想着爸妈来了也能住得下,结婚以后可以给宝宝当婴儿房。
前者因为爸妈其实并不想到处跑而作罢,后者呢。吴羽策笑了。他和李轩显然都没这个能力。领养一个小朋友倒是可以。
可是现在,这个被用来当书房的房间放满了另一个人的东西。正好,自己的心也被填满了。

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在阳台上喝酒是种什么体验?
李轩回来的时候不仅买了晚饭,还有啤酒和烟。吃完饭以后两个人默契地直奔阳台。吴羽策一手拿着啤酒一手撑着下巴,侧着头看李轩抽烟。他自己也抽,但是没有烟瘾。李轩估计是这几天憋坏了。吴羽策想想也是,一看抽烟的架势就知道是老烟枪。跟自己出去从来不抽烟,要是在战地医院做手术那就更不可能了。

这是第一次,吴羽策听李轩讲起自己的事。讲他怎么顺风顺水地长大,又怎么奔波于世界各地,放着好好的主任医师不做,偏偏去这个世界上最危险和阴暗的地方。

有时候并不是一腔抱负。在那些炮火轰鸣的地方,在那些吃不上饭洗不了澡的地方,李轩知道,他治病救人并不是因为伟大。不知道是证明给谁看。他可以充满正义,可以给别人带去希望,也有温暖世界的力量。
虽然他喜欢和自己性别相同的人。但是除此以外,他和其他人一样。无论是作为学生的他,还是以后作为医生的他,都无愧于自己的本心。他并不比任何人差。

可是他没有说。
因为此时此刻,他念念不忘的人,正听他讲那些激动人心的事,望着他出神。

都无所谓了。李轩按灭了烟头,转身背靠着阳台。这些都不重要了。
现在只有一件事需要他打起十二分精神。

“嘿。回回神吴医生。明天早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啊?哦我都可以的,冰箱里好像有鸡蛋和面包。”
被发现走神的吴羽策有点不知所措地晃了晃啤酒罐,发现早就喝完了。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去厨房找早饭的食材。


可是吃什么早就被抛到脑后。吴羽策现在脑子里之后一个念头。
李轩帅炸了。

TBC

 

评论(7)
热度(61)

© 碳水化合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