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的糖分

【轩策】wonderful you 6

和另外一个人住在一起这件事对于吴羽策和李轩来说都是十分新奇的体验。
这种新奇主要体现在主卧和客房的两个人都失眠了。

吴羽策靠在床头,一边看书一边等因为过于激动而加速的心跳慢慢恢复正常。暖色的吊灯是整个房间唯一的光源。可是他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亮了。
就好像一个孤独的灵魂,终于找到了另一半。

吴羽策从不缺乏追求者。从小到大,虽然不算多么阳光开朗,身边总还是有一两个好友和喜欢自己的人。第一次收到巧克力和情书时手足无措,呆愣愣地看着面前羞红了脸的女生,半天想起来说了句对不起。最后还是朋友推了一下,才知道再加一个拥抱。他从不是冷漠的人,只是很少有人见过他的温柔,没有人能真正走进他的心里。
书是看不下去了。吴羽策看了眼闹钟,把书放好就关灯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黑眼圈的吴羽策和肿着眼睛打哈欠的李轩打了个照面。两个人都一愣,然后不知道是谁先笑了。一个眯着眼睛抿着嘴,一个笑得露出好几颗牙齿。
别人怎么样说不好,但是李轩肯定是见过,吴羽策最温柔的时刻。

总会习惯的。
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做家务,一起窝在沙发上吃零食看电影,直到忙了一天的吴羽策枕着做做饭洗洗碗的李轩肩膀睡着。
直到电影结束屏幕暗了,半边身体麻了,吴羽策浅浅的呼吸声被放大到整个客厅,李轩也不舍得动一下。
常年冰凉的手被身边的人无意识地抱在怀里,透着温热。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拼命三郎Dr.李下线了,系围裙蒸饭煲汤的李轩,叮的一声,稳稳出现在吴羽策的世界里。


冬天总会过去,春天来的悄无声息。

这几天倒春寒,刚好李轩的卧室空调不好,比主卧低了两三度。吴羽策有次吃完早饭,十分“不小心”地碰到李轩正在拿盘子的手,冰凉的感觉透过指尖就钻进心里。吴医生在回家的路上纠结了很久空调的问题。抠不抠门是一回事,但是吴羽策这次真的不想换。
毕竟他的床那么大,房间那么暖和,一个人睡觉又那么孤单寂寞。吴羽策叹了口气。这以后万一李轩跑了,自己可怎么办啊。

人还没追到,先想跑了怎么办。全世界独此一家的吴医生小心地停好车,琢磨怎么跟李轩说这件事。
我只是看你房间太冷睡觉不舒服,不是想跟你睡觉,更不是想睡你。
吴医生先把自己忽悠了一遍。

那么就当我想睡你吧。
李轩刷碗的时候吴羽策突然凑过来,他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等吴羽策说完李轩才发现吴医生这是心疼他了。李轩当然觉得无所谓,以前在哪儿没睡过觉。可是吴羽策不这么想。哪有让自己喜欢的人缩在大被子里睡得手脚冰凉的道理。
“如果要换空调肯定还要等一段时间才好。不如你先来我房间睡觉。”吴羽策声音越来越小,越看越像当时那个表白未果的小姑娘。真是风水轮流转。
李轩怎么想怎么觉得吴羽策这是在勾引自己,虽然后者有意左顾而言他誓死不承认。
放好最后一个盘子,李轩接过吴羽策递来的毛巾擦手。
“谢谢房东先生关心,那我今晚就搬过去了啊。”
李轩虽然恋爱经验少,但好歹三十多岁的人了。这种机会都要放过,那可真是白长这么大了。

临睡前李轩抱着枕头和被子走过来,在床的另半边放好。和吴羽策道过晚安,关了灯就睡觉了。虽然现在是在一张床上,但是有些事还是要慢慢来。这点耐心李轩还是有的。

可是明显身边的人不这么想。
吴羽策估摸着自己平时虽然一件医师袍一披治病救人不在话下,但是在爱情面前还是习惯于退缩。仿佛拿起手术刀的时候用光了所有勇气,到李轩这儿只剩下两个人睡一张床时抱着床边心怦怦跳,腿都不敢动一下,生怕弄醒枕边人。
李轩睡眠浅,吴羽策翻个身他也能醒。但是这有什么。迷迷糊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睡着了。明明他自己都不在意的事,偏偏让吴羽策束手束脚如临大敌。

他看不得你有哪怕一点不好。头疼脑热就是重大健康问题;有黑眼圈就要自己反省是不是自己睡相不好;手脚冰冷就想着法儿地暖,暖宝宝暖水袋都不管用那就看书看电视的时候抓在自己手里。吴羽策可能还一度得意于自己体温偏高,就像冬天里行走的暖炉。
李轩觉得,也许自己之前走过这么长黑暗无边的路,所有的痛苦挣扎和煎熬,就是为了等待这个小太阳的出现。

“李医生记得晚上来接我下班哦。”
“轩哥快过来帮我抖床单!”
“哥明天下夜班我想吃排骨。”

现在终于能有一个人,把他护得好好的。

TBC

评论(5)
热度(38)

© 碳水化合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