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的糖分

【轩策】wonderful you 9

【新手试车技】【其实也不算什么车啊我觉得】


李轩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吴羽策。

之前接到电话就急匆匆走了,临上飞机才想起来没跟吴羽策打招呼。以前一个人习惯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他有称为家的地方,有人留一盏灯在等他。抢在飞机滑行前发了个消息,没等到回复就关机了。

在国外认识的一位老先生病了。那是曾经带着他奔波于战火的医生,也是他的老师。教会他希波克拉底誓言背后的含义,也告诉他如何在自己选择的路上孤独而坚定地走下去。离开医院加入MSF时如此,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亦如此。老先生无论何时都精力充沛,神采奕奕,奔波于世界各地,直面炮火和死亡。李轩以为自己能一直一直走在他的身边,哪怕孤身一人也不觉得无助。现在这位先生病了,走不动了。回到自己的国家,躺到了病床上。


吴羽策刚下一台手术,因为时间太久腿已经僵了。扶着更衣柜站稳扒拉出来手机就看到李轩的消息。几个字而已,发送时间是两个多小时之前。
去趟伦敦,老师病了
吴羽策印象里李轩没出国念过书,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老师。伦敦四季多雨,不知道李轩有没有记得带把雨伞。
不过只要不是被组织召唤又要去哪个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地方,吴羽策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放下了。

伦敦啊,自己都还没去过呢。吴羽策突然想起来什么,吃了两块儿糖就一阵风似的往办公室走。
攒的假期可以开始休了。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就办好了手续。李轩没说自己去多久所以吴羽策也没问。看老师这事儿要是真走的这么急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吴羽策回家自己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开始看怎么办签证。
李轩是不得了,可以满世界随便跑,吴羽策不行。

不过这并不妨碍吴羽策在休假的第三天就买机票看行程了。签证加急嘛,能看到李轩,多交多少钱都乐意。吴羽策觉得这种体验很新奇。他中规中矩活了这么多年,现在居然也会为了一个人只身飞过大西洋。原来想要见到一个人时是这么难熬。

飞机上睡了又醒,吴羽策看着窗外厚厚的云层出神。他想到了他和李轩的相遇,他是怎么一点一点喜欢上这个人。但是不敢想未来,因为怕没有未来。说到底,吴羽策觉得这只是自己的一意孤行。也许李轩本就温柔体贴,也许李轩对自己的同事和病人也会这么上心。
但还是想见他。想在他失魂落魄的时候抱抱他。管它能不能在一起,反正没有人能阻止自己喜欢这个人。
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看他把别人拥入怀抱。
刚上飞机时的那点不安,对自己鲁莽的懊恼终于消散在高空中。

他们的时差在飞机降落时变成零。吴羽策一边找出口一边给李轩发消息。没提前订酒店人生地不熟,可是吴羽策看着李轩的回复还是觉得安心。李轩在这里,自己就不会孤独一人。推着行李箱换了几趟地铁来到约好的地点,吴羽策撑着伞,看见李轩在雨中慢慢向他走来。

也许自己一直都是这样,吴羽策想,只能等他走向自己。把人接到家里来,以朋友的名义互相照顾,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只想和李轩做可以交心的朋友。然而他不敢。他不敢迈出这一步,跨过朋友的分界线,他做事不逾矩。吴羽策从不是一个主动的人。或者说,让李轩住进自己家里,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他敢付出自己的感情,决绝而不留退路,但是他不敢往前走。
他怕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李轩走来,一把抓住他撑着伞的手臂把人拉进怀里,紧紧地抱住他。吴羽策招呼来不及打就被带着往前冲,落进一个湿漉漉的怀抱。脖子上肩膀上都是李轩身上带来的雨水。手臂被困在两个人之间,伞也偏了,雨淋了一身。
李轩哭了。颤抖着,眼泪夹杂着雨水顺着吴羽策的脖子消失在衬衫里。悲伤透过李轩的胸腔传到吴羽策心底。他甚至不能回抱住李轩。他整个人都被抱紧,动不了了。
他听见李轩说,谢谢你阿策。
谢谢你来找我。谢谢你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吴羽策想问李轩,老师怎么样了,出了什么事。他想问李轩为什么这么难过,走得这么急。可是此时此刻,在异国他乡的雨中,在陌生的街道上,他什么都不需要说了。

他的李轩,终于走向他了。

跟李轩一起回酒店,吴羽策才发现何止雨伞,李轩连个行李箱都没有带,只有一个随身带的背包。把淋了半天雨的李轩推进浴室去洗澡,吴羽策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找两个人换洗的衣服。拿出干净的衬衫,自己换一件另外一件给李轩放床上,把两个人淋湿的外套送去客房部烘干。撑开伞放在角落里晾着,把房间的空调调高两度。等吴羽策收拾完东西在大床上盘腿坐着,他才突然想起来,李轩洗澡洗很久了。
这人不会出什么事吧?
从床上跳下来,吴羽策向浴室走去。

敲门的时候李轩没有回应。吴羽策直接推门进去,被雾气遮住了视线。他模糊看见一个人影站在淋浴喷头下面,一动不动。吴羽策一边叫李轩的名字,一边卷起衬衫袖口脱了拖鞋光脚踩在浴室的地砖上慢慢走过去。
终于走到李轩面前,吴羽策才发现他的眼睛还是红红的,像一只兔子。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吴羽策握住李轩垂在身边的手,轻轻地捏了捏。

李轩的吻带着潮湿的热气。被吴羽策握住的手变成十指相扣,另一只手压在吴羽策后脑加深这个吻。舌头扫过吴羽策的上颚,和吴羽策纠缠着。他恨不得把面前的人一点点咬碎然后吞进肚子里。吴羽策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马上要窒息,溺死在这个蛮不讲理的吻里。他被李轩推着靠在沾满了蒸汽水珠的墙砖上,衬衫全湿了,黏在身上。李轩吮吸着吴羽策的嘴唇,手顺着吴羽策的脖子向下,一颗一颗解开扣子。把湿透了的衣服从吴羽策身上慢慢褪下去,偏偏在手腕的地方卷了两圈胡乱地打了个结。吴羽策后背贴着冰冷的墙壁,身体里的血液却叫嚣着沸腾着。李轩的吻一路向下,吴羽策仰着头靠在墙上大口地喘气。胸前的突起被李轩含在嘴里,另一边被李轩捏在指尖用修剪过的指甲来回划过。抑制不住的呻吟溢出嘴边,又很快消散在这一室雾气中。李轩小心翼翼地亲吻他的小腹,解开他的腰带拉开裤链,长裤坠地。手指不安分地伸进底裤,从一开始的抚摸变成揉捏吴羽策的臀瓣。吴羽策两腿发软,靠在李轩身上喘息,底裤早已撑起小帐篷。最后的一层阻隔被李轩扯掉,弹出的分身马上被含进温柔的口腔。吴羽策觉得头皮发麻,喘息早已变成呻吟。双手动不了,腿也被李轩紧紧卡住,吴羽策不可抑制地颤抖着,猛地往后仰头靠在墙壁上,冰冷一点没有盖过前面一层一层涌起的灭顶快感和情热。他哑着嗓子叫李轩的名字,高潮到来时眼前犹如炸开了烟花。他想推开李轩的头但是做不到,可是李轩毫不在意嘴里脸上都是浓稠的液体。他用手指蘸了一点,顺着吴羽策的臀缝按在后面伸缩的小口上。滚烫的嫩肉吸引着刚刚进去的指尖,李轩一嘴腥气和吴羽策接吻,而后者甘之若饴。
“放松阿策。”热气喷在吴羽策耳边。

是你的,都是你的。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吴羽策的身体和灵魂都是你的。
李轩,你听到了吗?

吴羽策觉得很疼,眼泪顺着眼角止不住地流。李轩终于把衬衫从他手腕上拽下去。他的手腕红了,他的眼睛红了,他的身上一点一点都是李轩留下的痕迹。一条腿被抬起来,后面很疼,被贯穿的,撕心裂肺的疼。可是他现在只想抱紧李轩,对他说再深一点,用你自己填满我吧。
这样我就是你的了。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吴羽策了。
“我爱你啊,李轩。”

洗干净,抱着吴羽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怀里的人已经累的睡着了。
“我也爱你,阿策。”
怎么说都不够。
我爱你。

一夜无梦。

吴羽策醒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在提醒着他昨晚发生的事。他无意识地哼了一声,发现李轩也醒了。
“疼?”李轩摸了摸吴羽策的额头,又自己贴上去,确认他是有点发烧。
“嗯。”吴羽策声音嘶哑,眼睛湿漉漉的带着点委屈。
“对不起阿策。”李轩内疚地亲亲吴羽策的眼睛,看着他害羞地往被子里缩了缩。
“要负责任啊李医生。”吴羽策只露出半张脸,还是藏不住翻红的耳尖。

大概是攒了太多年人品,这一次花了个光。李轩这一刻突然觉得在此之前所有的苦难都是值得的。都是为了可以遇到这个撑起了自己的全世界的吴羽策。他想现在就跑出去买个戒指套在吴羽策左手的无名指上,告诉所有人吴羽策是自己的。
但是不行。要更郑重一点,要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

“承蒙吴医生看得上我。不要丢下我,阿策。”
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放开此时此刻紧握住的手。

余生也请多指教。

TBC

评论(4)
热度(38)

© 碳水化合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