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的糖分

【轩策】嗯。我养你啊

自由摄影师轩x工程师策

李轩和吴羽策刚在一起那会儿,两个人各自的朋友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摄影师怎么跟一个工程师搞上了。而两个人共同的好友知道这个消息都不约而同地表示好好好你们俩终于肯正视自己正视对方不以朋友的名义做虐单身狗的事了。

事实上两个人从出生到现在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一起的。小学同学中学同学要不是大学两个人专业不同估计早就同居了。
哦不我是指住一个寝室。

大学的时候李轩一改沉闷好学生的形象拿起了单反,毅然走上穷三代的路。而吴羽策报了个工科专业就想安静地当个工程师。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专业而有任何疏远,相反似乎更近了一点。李轩最早拍人像有四分之三的照片是吴羽策。冬天早上呼气暖手的,自习室看书的,跑步的或是单纯走在路上的一个背影,李轩的内存卡里挤满了吴羽策的身影。有的是吴羽策知道的有的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拍的。那时候吴羽策从实验室出来就能看到李轩脖子上挂着个单反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在实验室门口等他。之前本来有一辆山地车然而被李轩卖了当饭钱。每次李轩都会笑着说山地车有什么用都不能载阿策去吃饭。事实上他能花的钱都用在镜头上了。最可怜的时候一周至少有三天靠吴羽策接济。后来李轩的照片被学校宣传部门看上了偶尔还能挣点零花钱。每次拿到钱李轩都会请吴羽策吃饭。学校门口的兰州拉面,大碗加肉,然后声泪俱下地跟吴羽策说摄影真的是辛苦。
“阿策,你要好好学习啊!要不我以后就真的吃不上饭了”李轩开玩笑地说。
“我就算不好好学习米饭还是买得起的。”吴羽策默默的把自己碗里的牛肉夹给李轩。

那时候吴羽策喜欢李轩,虽然他并不打算告诉李轩这件事。他每天跑实验室要不就是在自习室,真想着有一天能养得起自己和李轩。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李轩同样也喜欢着他。但是有的时候李轩自己对未来都很迷茫。摄影师对于他来说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他想对吴羽策的人生负责,但是却连自己的都保证不了。

幸运的是李轩一毕业就在一家杂志社找到了份工作。不是八卦小报那种,是一家地理杂志,一年到头满世界跑。不幸的是他从一天二十四小时有十四小时腻着吴羽策变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六十五天能看到吴羽策。吴羽策确实好好学习,还没毕业就被一家公司相中,毕业直接进公司开始朝九晚五的生活。刚毕业两个人都没钱就合租了一套公寓,李轩满世界跑以后经常是吴羽策自己住。李轩回家吴羽策不是在上班就是在睡觉,有时候甚至周末也要加班。两个人能一起出去转转哪怕是在家一起吃个饭睡个午觉的机会都屈指可数。所以每次能一起去和朋友聚会都会不自觉地亮瞎一片单身狗,虽然这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感觉。

吴羽策始终记得毕业第三年的元旦李轩飞去南半球,自己在家看李轩拍的照片。他煮了点饺子但是一个都不想吃。看着看着吴羽策突然想要不让李轩辞职算了。自己现在的工资加上一点小积蓄在这个城市养两个人完全不成问题。但是摄影是李轩的梦想啊。吴羽策前所未有地觉得无助。

他不知道那个时候在南半球因为吃不惯当地的饭菜整夜整夜饿肚子的李轩有多想辞职不干了回家吃阿策做的饭。

后来李轩真正崭露头角是在一次国际摄影比赛,他的照片从各个国家的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那时候吴羽策已经是项目组的小组长,这也是李轩一天到晚在外跑的第八年。他和吴羽策在各自父母的唠叨催促下单身到了三十岁。各自的理由也都理直气壮。一个忙事业一个不着家。八年了照片拍了不少钱也攒了不少但是生活里一直都少点什么。
少了吴羽策。

李轩辞职了,在从国外参加完颁奖仪式回国后。他想当个自由摄影师,这样就能有多一点的时间陪吴羽策。拍自己真正想拍的东西,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偶尔投稿也有可观的稿费,不需要为了生计奔波。

那是一个周末。中午吃完饭吴羽策洗碗,李轩在擦镜头盖。
“阿策,跟你说一件事。”
“嗯什么事。”
“我辞职了,想当个自由摄影师。不用到处跑还可以拍自己想拍的东西。”
吴羽策突然停下了。
“我觉得挺好的啊。”但是又马上回答道。
“但是这样挣的就少了。”
“没事啊,我养你。”吴羽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所以,我们结婚吧。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李轩从后面抱住惊讶得大脑当机的吴羽策,把他手上的泡沫冲干净,然后把一个银色的刻着自己名字的戒指戴在吴羽策的无名指上。
“要养就养一辈子哦。”


END


摸个鱼。
很久很久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个广
告。是什么的广告已经不记得了。就记得男主是摄影师有天把工作辞了想当自由摄影师。跟女主说“可是这样挣钱就少了。”然后女主云淡风轻地说“没事,我养你啊。”


评论(8)
热度(75)

© 碳水化合物 | Powered by LOFTER